忏悔录(卷1-3)摘录

2022-10-29 22:21 奥古斯丁
80

忏悔录(卷1-3)摘录



【卷一摘录】

你造我们是为了你,我们的心如果不安息在你怀中,便不会安宁。

我的上主,假如你不在我身,我便不存在,绝对不存在。而且“一切来自你,一切通过你,一切在你的里面”,是否可以说,我除非在你的里面,否则就不能存在?主,确然如此,确然如此。

我的灵魂的居处是狭隘的,对于你的来临本不相称,请你加以扩充。它已经毁败,请你加以修复。我的灵魂真是不堪入目,我承认,我知道。但谁能把它得以清洁呢?除你以外,我向谁呼吁呢?

在我婴孩时期,因为别人或不懂我的意思,或怕有害于我,没有照着做,我恼怒那些行动自由的大人们、竟不顺从我,不服侍我,我便以啼哭作为报复。照我所观察到的,所有的小孩都是如此。

主,像我这样的一个活物,如果不来自于你,还能从哪里来呢?谁能是自己自身的创造者呢?除了你创造我们之外,哪里能有存在、哪里能有生命的泉源流注到我们身上呢?主,在你,存在与生命是二而一的,因为最高的存在也是最高的生命。

你是至高无上、永恒不变的;在你,从不会有过去的今天,而在你之中今天则悄然而逝,因为这一切都在你掌持之中,除非你把持它们,否则便没有今古。

我愿能有更多的世人能思想有关自己存在的根原问题,宁愿他们还在不理解中而寻见你,而不致于因人类渺小的理解力而找不到你。

婴儿的纯洁,不过是肢体的稚弱,而不是本心的无辜。我见过、也体验到孩子的妒忌:还不会说话,就面若死灰,眼光狠狠盯着一同吃奶的孩子。谁不知道这种情况?婴儿不让一个极端需要生命粮食的弟兄靠近丰满的乳源,这是无罪的吗?

我还从父母的伙食中,从餐桌上偷东西吃,以满足我口腹之欲,或以此收买其他儿童从事彼此都喜爱的游戏。在游戏中,我甚至挟持了求胜的虚荣心,往往占夺了欺骗的胜利。但假如我发现别人用此伎俩,那我绝不容忍,便疾言厉色地重重责备,相反,我若被人发觉而向我交涉时,却宁愿饱以老拳,不肯认错与退让。这是儿童的天真吗?

我童年不欢喜读书,并且恨别人强迫我读书;但我仍受到强迫,这为我是好的。况且强迫我的人也并不见得做得有多好;但我的上主,你却使之有益于我。因为他们除了想满足对将来的财富与可耻的光荣贪得无厌的欲望之外,何尝想到强迫我读书有什么其他目的。“你对我们每人头发的数目也清楚的”,你利用一切催促我读书的人的错误使我得益处。

主、上主,请你看、请你和经常一样耐心地看:人的子孙多么留心遵守前人说话时通行的有关文字字母的规律,却忽视你所传授的有关永生的永恒规律;以致一个通晓或教授读音规则的人,如果违反文法,把音节读错,比起自身为人,违反你的命令而仇视他人,更让人愤恨。

我的上主,我向你诉说以往种种,并向你懊悔我当时获得赞扬的往事,而当时我的生活标准便是使那些称道我的人满意,我尚未看出垢污的深渊,“我失足于其中,远远离开了你的双目”。


【卷二摘录】

我青年时一度狂热地渴求以地狱的快乐为满足,滋长着各式各样的黑暗恋爱,我的美丽雕谢了,我在你面前不过是腐臭,而我却沾沾自喜,并力求取悦于人。

从我粪土般的肉欲中,从我勃发的青春中,吹起阵阵浓雾,笼罩并蒙蔽了我的心,以致分不清什么是晴朗的爱、什么是阴沉的情欲。二者混杂地燃烧着,把我软弱的青年时代拖到私欲的悬崖,推进罪恶的深渊。

你时时刻刻鉴临着,慈爱而严峻,在我的非法的享乐中,撒下了辛酸的滋味,促使我寻求不带辛酸的快乐。但哪里能找到这样的快乐?除非在你身上,主啊,除非在你身上,“你以痛苦渗入命令之中”,“你的打击是为了治疗”,你拆毁我们,为了不使我们离开你而陷入死亡。

我的父亲不过是塔加斯特城中一个普通市民,家中并不富有,却为我准备前往名校的费用,这是因为父亲望子成龙。这时谁不称道我的父亲,说他不计较家庭的经济力量,肯担负儿子留学远地所需的费用?但那时我的父亲并不考虑到我在你面前如何成长,能否保持纯洁;他只求我娴于词令,不管我的心地、你的土地是否荒芜不治,上主啊,你是这心地的唯一的、真正的、良善的主人。

当我情欲的荆棘长得高出我头顶,没有一人来拔掉它。相反,我的父亲看见我发育成熟,已经穿上青春的苦闷,便高兴地告诉我母亲,好像从此可以含饴弄孙了;他带着一种醉后的狂喜,就是这种狂喜使世界忘却自己的创造者,不爱你而爱受造物,这是喝了一种无形的毒酒,使意志倾向于鄙俗。但你在我母亲心中已经开始建造你的宫殿,准备你的居处。

当我作恶毫无目的,为作恶而作恶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罪恶是丑陋的,我却爱它,我爱堕落,我爱我的缺点,不是爱缺点的根源,而是爱缺点本身。我这个丑恶的灵魂,挣脱你的扶持而自趋灭亡,不是在耻辱中追求什么,而是追求耻辱本身。

美好的东西,金银以及其他,都有动人之处;荣华、权势、地位都有一种光耀,也有它的吸引力。但为获致这一切,不应该脱离你、违反你的法律。对于上列一切以及其他类似的东西,假如漫无节制地向往追求这些次要的美好而抛弃了更美好的,抛弃了至善,抛弃了你、我们的主、上主,抛弃了你的真理和你的法律,便犯下了罪。世间的事物果然能使人快心,但绝不像你、我的上主、创造万有的上主,正义的人在你身上得到快乐,你是心地正直者的欢忡。如果追究一下所以犯罪的原因,一般都以为是为了追求或害怕丧失上文所谓次要的美好而犯罪。这些东西的确有其美丽动人之处,但若和天上的美好一比较,就显得微不足道。

论到偷窃,岂有美丽动人之处吗?有什么值得我谈的呢?我们所偷的果子是美丽的,因为是你造的,我的好上主、万有中最美善的,万有的创造者,我的至善,我真正的至宝。的确,果子是美丽的,但我可怜的心灵并不贪那些果子,因为我有更多更好的;我摘这些果子,纯然是为了偷窃,因为我到手后便丢掉,仅仅饱餐我的罪恶,享受犯罪的乐趣。即使我丢下一两枚,这也不过作为罪恶的调味而已。

骄傲模仿伟大,独有你上主是凌驾一切之上;贪婪追求地位光荣,但尊荣永远是属于你的;有权势者的暴虐企图使人畏惧,但惟有你上主才能使人敬畏,一人在何时何地,用什么方法、凭借什么能越出你的权力?轻薄的巧言会色想博得爱怜,但什么也不能比你的慈爱更有抚慰的力量,比你美丽光明的真理更有实益地值得爱恋;好奇心仿佛在追求知识,你却洞悉一切事物的底蕴。愚蠢也挂上钝钓质朴的美名,但有什么比你更纯一、更纯洁?因为你的行动和罪恶完全对立。懒惰自诩为恬静,但除了主以外,什么是真正的恬静?奢侈想赢得充盈富裕的称号,而你才是涵有一切不朽甘饴的无尽宝藏。挥霍戈取了慷慨大量的影子,而你才是一切美好的宽绰的施主。悭吝希望多所积聚,而你却具备一切。妒忌妄想高人一等,但谁能超过你呢?愤怒渴求报复,但谁比你的报复更公正呢?恐惧害怕意外的变故损害心爱的东西?担心自己的安全,但在你能有不测的遭遇吗?能使你所爱的和你脱离吗?除了在你左右,还有可靠的安全吗?悲伤是因丧失了所贪求的东西而憔悴,它想和你一样不可能有所丧失。

这样,灵魂叛离你而贪图淫乐,想在你身外寻求洁净无瑕的东西,但这些东西仅有返回你身边才能获得。人们远离了你,妄自尊大地反对你,便是倒行逆施地模仿你。但即使如此模仿你,也显示出你是大自然的创造者;为此,决没有使人完全脱离你的方法。

这个不堪的我,从那些现在想起还使我面红耳赤的事件,得到什么果实呢?什么也得不到,不过是虚无。除了驱除阴霾、照耀我心的上主外,谁能指点我?谁促使我追究、分析、思考?我认识到不论是我自动犯的罪,或由于你的引导而避免不犯的罪,一切都已获得赦免。谁想到自己的软弱无能,敢把纯洁天真归功于自己的努力,谁不需要上主的宽大慈爱?


【卷三摘录】

我还没有爱上什么,但渴望爱,并且由于内心的渴望,我更恨自己渴望得还不够,一心追求恋爱的对象。我心灵因为缺乏滋养的粮食,缺乏你、我的上主而饥渴,但我并不感觉觉这种饥渴,并不企求不朽的粮食,当然并非我已饱饫这种粮食;相反,我越缺乏这粮食,对此越感到无味。这正是我的心灵患着病,满身创伤,向外流注,可怜地渴求物质的刺激。

爱与被爱,如果进一步能享受所爱者的肉体,那为我更是甜蜜了。我把肉欲的垢秽沾污了友谊的清泉,把肉情的阴霾掩盖了友谊的光辉;我虽如此丑陋,放荡,但由于满腹蕴藏着浮华的意念,还竭力装点出温文尔雅的态度。我冲向爱,甘愿成为爱的俘虏。我的上主、我的慈爱,你的慈祥在我所认为甜蜜的滋味中撒上了多少苦胆。我得到了爱,我神秘地带上了享受的桎梏,高兴地戴上了苦难的枷锁,为了担受猜忌、怀疑、忧惧、愤恨、争吵等烧红的铁鞭的鞭打。

人们愿意看自己不厢遭遇的悲惨故事而伤心,这究竟为了什么?一人愿意从看戏剧引起悲痛,而这悲痛就作为他的乐趣。这岂非一种可怜的变态?一个人越不能摆脱这些情感,越容易被它感动。一人自身受苦,人们说他不幸;如果同情别人的痛苦,便说这人有恻隐之心。但对于虚构的戏剧,恻隐之心究竟是什么?戏剧并不鼓励观众帮助别人,不过引逗观众的伤心,观众越感到伤心,编剧者越能受到赞赏。如果看了历史上的或竟是捕风捉影的悲剧而毫不动情,那就败兴出场,批评指摘,假如能感到回肠荡气,便看得津津有味,自觉高兴。于此可见,人们欢喜的是眼泪和悲伤。但谁都要快乐,谁也不愿受苦,却厢意同情别人的痛苦;同情必然带来悲苦的情味。那么是否仅仅由于这一原因而甘愿伤心?这种同情心发源于友谊的清泉。但它将往何处?流向哪里呢?为何流入沸腾油腻的瀑布中,倾泻到浩荡烁热的情欲深渊中去,并且自觉自愿地离弃了天上的澄明而与此同流合污?

我现在并非消除了同情心,但当时我看到剧中一对恋人无耻地作乐,虽则不过是排演虚构的故事,我却和他们同感愉快;看到他们恋爱失败,我亦觉得凄惶欲绝,这种或悲或喜的情味为我都是一种乐趣。而现在我哀怜那些沉湎于欢场欲海的人,过于哀怜因丧失罪恶的快乐或不幸的幸福而惘然自失的人。这才是比较真实的同情。

但那时这可怜的我贪爱哀情的刺激,追求引致悲伤的机会;看到出于虚构的剧中人的不幸遭遇,扮演的角色越是使我痛哭流涕,越称我心意多也就越能吸引我。我这一头不幸的牲口,不耐烦你的看护,脱离了你的牧群,染上了可耻的、龌龊不堪的疥疮,这又何足为奇呢?我仅仅是爱好这种耳闻的、凭空结构的、犹如抓着我副皮肤的痛苦,可是正如指甲抓碎皮肤时那样,这种爱好在我身上也引起了发炎、肿胀、化脓和可憎的臭腐。这是我的生活。唉,我的上主,这岂能称为生活吗?

当时所推崇的学问,不过是通向夸夸其谈的平台,我希望在此中显露头角,而在这个场所越会信口雌黄,越能获得称誉。人们的盲目竟到达这样程度,竞会夸耀自己的谬见!我在雄辩术学校中名列优等,因此沾沾自喜,充满着虚荣的气概。我所读的课本,希望能有出众的口才:这不过为了享受人间荣华的可鄙而浮薄的目的。

我的上主,那时我怀着很大的热情,想脱离人世种种而飞到你身边!但我不知道你对我作何安排,因为智慧是属于你的,你所安排的尽都充满智慧。你藉着你圣灵的默示、通过你的忠良仆人所贻留的有益忠告:“你们应该小心,勿使他人用哲学、用虚涎的妄言把你们掳走,这种种只是合乎人们的传统和人世的经纶,不合乎基督,而上主的神性却全部寓于基督之身。”

为此,我决心要读圣经,看看内容如何。我现在懂得圣经不是骄傲者所能体味,也不是孩子们所能领会的,入门时觉得隘陋,越朝前越觉得高深,而且四面垂着奥妙的帷幕,我当时还没有入门的资格,还未懂得当曲躬而进。

src=http_%2F%2Fnimg.ws.126.net%2F_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1%2F1226%2F85651017j00r4piie0066d000u000u0p.jpg&thumbnail=65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refer=http_%2F%2Fnimg.ws.126.jpg